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村民:自古名士论风流 亦歌亦哭笑凡俗

[前哨农场老七连]...只身飘逸天涯去,空留游魂遍九州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引袖拂寒星, 逐日上太虚, 巡河驾弯月, 驱风卷逸云. 俯身叹苍生, 昂首跨苍穹, 为邀虚空界, 何人共此论?

遥远的昨天【转载】国家应补偿知青下乡期间的损失 ----上海市人大代表李飞康  

2014-08-19 16:33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转载文章题目的全称:国家应补偿知青下乡期间的损失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应把其列入“收入分配改革方案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遥远的昨天【转载】国家应补偿知青下乡期间的损失 ----上海市人大代表李飞康 - 村民 - 村民:自古名士论风流 亦歌亦哭笑凡俗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国务院公布的 “收入分配改革方案”,没有将“还旧债”的问题列入其中,是有失公正的。“还旧债”,是指部份群体因种种原因,自身利益受到损失后,政府给予经济补偿。
        例如: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党和政府对历史上和文革中的冤假错案进行平反,对遭受错误打击的人员予以经济补偿等等,全都属于“还旧债”的范围。
       在文革期间,以国家名义所发动所组织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,到1979年结束时,由于当时的各级领导,也包括知青自己,对这场运动的认识都很模糊。正因如此,国家也不可能想到要为蒙受苦难的知青群体予以经济补偿;知青及他们的父母当时也仅仅是满足于能返城就行,根本也不可能想到经济补偿一类要求。但是,当时没有想到不等于以后不会想到。
        从1968年开始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,至今已有45年了。当时,上海的六六、六七届初高中学生,除部份去了工厂,将近一半去了农村。尤其是六八、六九届初高中学生,无论是刚成年的或是未成年的,以“一片红”的形式,全都被上山下乡了。在国家面临的危难之际,上海知青以上山下乡的方式,为社会的稳定承担了义务。一些研究中国当代史的专家指出:没有老三届学生的上山下乡,当时的城市将会更乱更加动荡,社会更加混乱。仅就这一点来讲,知青是有功的。
        在老少边穷地区的十年下乡期间,恶劣的工作环境、繁重的体力劳动,给知青的健康、尤其是对一大批未成年人的健康造成了极大的伤害。知青在农村,看病吃饭的钱;甚至连回家的路费都要靠父母资助。当时所遇到的困难,都由知青的父母承担了。一贫如洗的知青回城后,没有受过系统教育、没有一技之长,在后来的的改革中又遭遇了下岗失业的厄运。
        知青的生活经历,电影电视剧和小说中都有反映。那些故事那些细节,基本上是真实的。不堪回首的这一段历史虽已过去,但过去了不等于就没事了。
        现在,知青要求经济补偿,就是对 “分配讲公平”对“还旧债”的理解,党和政府有责任回应知青的呼声,也有责任为以往政府的过错埋单。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党和政府做了不少为纠错而埋单的好事,如“将知青在插队期间的务农时间也计算工龄”就是其中一例,但这是不够的。
        知青在农村中遭受的苦难,绝非那些“农家乐”式的、花花草草的回忆录所描述的那样。真实的知青生活就如**总书记说的那样是“很苦”的,就如**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歧山说的那样“尝过挨饿的滋味”。
        如今,贡献了美好青春的一代知青已成了老龄族一员。收入低病痛多,知青的现状让人看了心酸。为了抚平一代知青心中的伤痛,建议采用对下乡期间的工龄进行补贴的方式,还历史欠下的一笔旧账。
        工龄补贴,是对知青的实际务农时间作出补偿。所谓实际务农时间,是指在农村、农场的实际干活时间;凡是在上山下乡期间上学参军的、进工厂进机关的,只要是脱离了农村、农场的,这段时间不能算作务农时间,要剔除出去。用通俗的话说,叫有一年算一年,有一年补一年。

  提出工龄补贴的方式,考虑其简便易行容易操作,至于补多少,那是另外一个问题。
        其次,要向下乡时属未成年的68、69、70届初中毕业生要给予重点补偿;更要给予在农村、农场期间因干活、或因遭遇错误处理而受伤致残的、病故的、失踪的、牺牲的知青父母一次性补偿,这一点在79年后的35年里被遗漏了。
        第三,经济补偿的事项由当年知青输出地的政府承担。大批知青去农村后,所在的城市因此减轻了负担,是得益者。现在,为当年的知青提供帮助也是合情合理的。
        实施补偿,体现的是对劳动和劳动者的尊重,体现的是“公平、公正”的理念。尽早的为在苦难中熬过来的一代人给予帮助,是时候了。
        为了国家的百年稳定,希望**上海市委、市政府在制定本市的“收入分配方案”时,应将解决历史遗留问题考虑在内,不要再留尾巴,确保今后不再发生因历史问题而引发群体性事件的产生。
上海市人大代表李飞康

遥远的昨天【转载】国家应补偿知青下乡期间的损失 ----上海市人大代表李飞康 - 村民 - 村民:自古名士论风流 亦歌亦哭笑凡俗
 

 
关于将知青等群体在上山下乡期间的工龄补贴等列入上海的

“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方案”的再建议
上海市人大代表----
李飞康
 
在去年的市人大十四届一次会议上,我提出的“将知青群体在上山下乡期间的工龄补贴等问题列入上海的“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方案的建议”的书面意见(详见2013年0055号书面意见),得到了市人保局、市发改委及市财政局等部门的理解和支持,也受到了知青们的高度关注。
 
一年来,知青们就“补偿”问题,来电来信,提了很多建议。一些从事知青史研究的学者专家,希望在此基础上,共同就补偿的范围、标准、方法等进行实证研究,为政府决策提供客观详实的依据。
 
“补偿”要搞,是共识;如何搞是关键。知青的意见中,多数主张发笔钱,一次性解决。建议很实惠,可以理解,但不够完美。要是补得多,财政压力大;补得少,大家不满意。
 
综合各种因素并结合精神鼓励的要素,为此建议将向知青在上山下乡期间的工龄补贴可否以向知青赠送“支援农业建设光荣券”(简称“光荣券”)办法为好?强调支援农村建设,符合我国国情,又突出了知青以牺牲自己的青春为代价,为农村、农民、农业所作过的贡献。
 
“光荣券”,类似于发荣誉奖章,是国家对知青的褒奖,有利于平衡其它群体的利益诉求。
 
具体建议如下:
 
一、具有感谢信的功能。当年,知青们离开上海时,是戴着大红花走的。伴随着锣鼓声而来的是光荣感。事过境迁,知青们有个心愿,希望党和政府能对当年上海100余万知青的青春壮举附一封感谢信,赠一份“光荣券”,体现党和政府对历史欠账的担当,对老知青们及家人的关怀和慰藉,更让老知青们享受到改革的红利。
 
二、具有金融产品的功能。“光荣券”是补偿的凭据,可以是债券,也可以类似于理财产品。把用于补偿的资金集中起来,交由专业公司操作。持有者既可享受红利,也可即予兑现或若干年后兑现。
 
三、受益人的范围:1.返城后,一直在本市居住工作的原上海知青。目前,这部份知青基本上已退休了,且大多数人的生活比较稳定。“光荣券”对于他们来讲,主要感受和体现党和政府的关怀和慰藉。2.原则上以在上山下乡时期的年份,计算每一年的发放标准。3.仍在外地的原上海知青可以申请领取。
 
四、成立专家组,研究“光荣券”发放的范围与标准,制定操作细则。专家组应邀请知青代表参加。
 
五、发放“光荣券”宜早不宜晚,力争在三年内完成。
 
二O一四年一月十九日


(上海市人大代表李飞康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3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